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中医医生“客串”西医 北京普京医院被摘牌

作者: 佚名          2006-04-14 14:41:10       转自相关论坛

民营的北京普京医院因超范围执业等问题而被有关部门吊销医疗执业许可证,引发人们关注——
 
  违规行医 自酿苦果
 
  2月24日上午,北京市卫生局执法人员来到北京普京医院,当场宣读了行政处罚决定,并收缴了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告知院方立即停止一切诊疗活动。
 
  北京市卫生监督所负责人介绍,这家民营医院是今年本市第二家被吊销医疗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
 
  执法检查揭出问题
 
  外科医生在泌尿科坐诊,中医医师到西医皮科“客串”
 
  去年8月,有媒体记者以患者身份到普京医院采访。医院大夫安排了免费B超检查和前列腺的常规检查,并诊断记者前列腺肥大,还伴有比较严重的炎症。随后,大夫给记者开具了治疗方案:消炎药并配合一种叫做“光子源”的仪器进行治疗,每天的治疗费两项加起来需要600多元。医生声称大约十多天的时间就能治愈。
 
  第二天,记者又到北京协和医院做了同样的检查,却发现结果一切正常。
 
  记者把情况向北京市卫生监督所进行了反映。北京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医院号称是美国产的、先进的“光子源”治疗仪,居然没有任何合法手续。随后,执法人员又对这家医院的化验室进行了检查,发现在这个门诊登记本上,几乎所有的检测结果都是阳性。
 
  北京市卫生监督所最终的检查结果显示,该院外科医生苑凤雪在泌尿科坐诊,为患者从事妇科诊疗超出了其执业范围;中医医师赵俊新在西医皮科出诊,在中药房查获了赵俊新开具的治疗皮肤病的中药处方。执法人员进一步检查发现,在该院医疗收入中,“中医皮科”从2005年1月1日到8月18日累计非法收入达16万元。
 
  通过调查取证,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认定普京医院存在超范围开展中医皮科诊疗活动,同时使用1名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技术工作。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以及相关规定,卫生监督执法部门建议对这家医院作出警告、罚款人民币6000元整,并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行政处罚。
 
  听证会上交锋激烈
 
  院方称违规只是个别现象,是医生个人行为,责任不应由医院承担
 
  吊销执业许可证意味着医院关门,处罚严厉。为保障执法机关执法的公平、公正,也给当事者一个陈述的机会,2月8日,北京市卫生局举行“关于北京市红十字会普京医院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和超诊疗科目案”听证会。这是北京市卫生局今年第一次为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召开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普京医院的代理律师认为,该院并没有开设中医皮科,而是在西医皮科中采用中医手段作为辅助治疗,且中医业务的收入不到西医的14%。该院院长说,医院在管理上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只是个别现象,而且是医生个人行为,并不是医院安排的,责任不应由医院承担。
 
  另外,双方还就普京医院是否具有开展“中医皮科”资质的问题进行了辩论。案情调查人员认为,普京医院经过崇文区卫生局核准登记的诊疗项目中有中医科,在这个科的二级科目中只有内科、外科、妇科、骨伤科等专业,不包括皮肤科专业。该院未取得中医皮科科目的许可。普京医院的代理律师则认为,普京医院具有中医科诊疗科目,事实上未开设中医皮科,但具有开设资质。
 
  2月24日,北京市卫生局最终裁定,因普京医院在两周前的听证会上没提出新的有力证据来证明自己没违法,维持原先的行政处罚决定。
 
  专家支持处罚决定
 
  超范围执业当严肃查处;对民营医院整体发展要客观看待
 
  针对普京医院的辩解,记者采访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黄建始。他认为,医院医生执业均有严格的标准,须由权威机构认定,这是保证医疗安全、患者生命健康的前提。超范围执业以及聘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卫生医疗工作,意味着对患者生命健康的巨大风险,这种行为理应严肃查处。
 
  近年来,民营医院违规行医现象屡见不鲜,以致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民营医院成了“坑蒙拐骗”的代名词,甚至有专家在媒体上提醒市民“生病了最好去公立大医院”。人们不禁要问,民营医院何去何从?
 
  黄建始认为,对民营医院整体的发展要客观看待。必须承认,很多民营医院由于受公立医院的挤压,发展面临困境。政府需首先明确要不要发展民营医院,如果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医疗卫生领域,当前应该给民营医院创造一个与公立医院平等的成长环境。在当前不少民营医院经营困难的情况下,可考虑给予适当扶持,比如适当减少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但是,对民营医院的政策限制无论如何也不应当成为其违规经营的借口。

相关文章

京ICP备1100187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62号
技术支持:厦门市代尔电脑系统工程有限公司